秘密咯萌

当贺朝变成了小朋友,谢俞:傻逼。(五)

        贺朝嘴撇到一边,但也停止了自己无理取闹臭不要脸的索吻请求,老老实实的待在椅子上静静地长蘑菇,不再去打扰一堆事儿的小朋友。

        其实贺朝并非身体变小就无理取闹,只是玩性大了,想着自己身体变小是不是可以稍微放肆一下,,如果小朋友皱眉或者不高兴了,他就会立刻马上恢复正常,变成日常宠小朋友的甜腻牙的朝哥,好声好气地哄着谢俞,毕竟这才是甜甜的朝哥嘛。

        所以朝哥的日常画风其实是这样的:

        常人总说天大地大的,

        朝哥:滚!哪有我家小朋友大!咳,不要想污了!

        这才是甜甜的朝哥嘛~

        贺朝沉思许久,决定痛改前非:就算身体变小了,脑子也不太灵光了,但是脸还是那么帅,但那不是重点,重点是那并不能阻止我成为小朋友成功背后的好男人!

        这般想着,肉肉的销售斗志昂扬的握成了小拳头,他感觉到自己的血在沸腾,他充满了斗志,他觉得自己可以大战七天七夜!

        咳,不要想歪了。

        emm…

        要做好男人,首先要保证小朋友的性生活要绝对的健康,那就是说,以他现在的身躯,完全做不到这一点。

        所以,现在要先把这副身子变回去才是。

        嗯——

        贺朝夫斯基又沉思起来。

      

        于是当谢俞小朋友完成了所有的事情准备来把蹲蘑菇的贺朝大傻逼捞起来的时候,就看到一桌子的纸,和躺在纸堆里的贺朝小朋友。

        谢俞:……

        他面无表情的伸出了那双白嫩中透着满满怒气的手,决定把贺朝扔出去。

        他刚刚整理好的桌子。

        礼貌的微笑. JPG.

        但是他还是深吸一口气,桌子上睡得七荤八素的贺朝小朋友放到床上,让他安安静静的睡觉,自己去收拾。

        啧,自己的脾气怎么这么好了?谢俞心里暗暗的想到,他现在忒不爽了,有多不爽就有多不爽,他现在特别需要找个人打一顿来发泄一下。

        谢俞又不爽的啧了一下,就弯下腰,把地上的纸张捡起来,毫不在意的看了一下。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谢俞就忍不了了把床上的贺朝给扔到家门口去,毫不留情。

        这时不得不感慨一句,就算已高中毕业多年,你西楼老大还是你西楼老大。

        一点都没拖泥带水。

        而正做着好梦的贺朝小同学迷迷糊糊醒来,就看到自己家门口的走廊。

        贺朝:……????

        屋内的谢俞,正眯着眼看着手里的贺朝的初三的物理和化学笔记。

        笔记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旁边贺朝新加的字。

        ——以下为笔记内容。

        物理

        八年级上册第一章第一节,

        温度与温度计,

        1. 体温温度计,因为里面的是水银,所以还不懂事的小朋友不能夹在腋下要夹在屁股里,防止被折断的水银流出伤害人体。

       贺朝在旁边写:嗯,可以试试,不过要用粗一点。

       2.在用温度计测量液体温度时,不能碰到容器底部和边上。

       贺朝在旁边写:不碰到底部怎么能爽,不行不行。

       化学

       1.连接试管和导管时,需要先用水润湿管口,然后再慢慢插入

       贺朝在旁边写:化学是个好东西。


       其他的谢俞没看下去,这些还是他能看得懂贺朝字的,不然全部看下去,贺朝可能已经不存在与这个世界上了。

        门外的贺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能被小朋友扔出来。

        肯定是我犯了什么重罪。贺朝这么想到。

        于是二话不说,直接敲门,嚎道:“小朋友我错了!!你开开门啊!”

       谢俞:“滚!!”

       

      


      



       

       

      

       

 




我去看了《罗小黑战记》了!!!!

        我现在只想说一句:

        师徒cp我锁了!!!!!!

        钥匙我吃了!!!!!

        “我能和你在一起吗?”

        !!!!!!!

        四舍五入他们结婚十年了!!!!!

        不,都不用四舍五入,

        他们已经结婚了!!!!

        最后那一幕无限大人的灵质空间的房子,明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是婚房!!!!!同居!!!!婚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同志们!!!

        木头好会,

        我死了,让我趴一会。


        最后,祝《罗小黑战记》越来越好,票房大卖!!!!我就算死了也要让我的子孙在我的棺材板上装一个电视看罗小黑!!!

        永远爱你!!!

      

       

       


顾笙:婶婶,冉哥哥,一起来玩过家家!!!!

       


        “喂,我要回家。”邵司面无表情的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就跟死人一样。

        “不行。”顾延舟同样面无表情的坐在旁边,手里丝毫没有停顿地削着苹果,然后又想起来邵司现在是个孩子,吃苹果会不会把牙齿吃掉掉啊。

        想着,顾延舟又把苹果给放下了。

        “凭什么?我现在心脏病又没有犯,而且我不想呆在这儿。”邵司现在心里很不爽,只想立马从医院里出去,他是真的不想再因为这什么破心脏病待在医院里了。

        “祖宗,之前你没有告诉我你有心脏病就算了,但是直到现在你也没有给我道过歉,我也没有原谅你,所以我不会听你的,在你恢复正常之前,你就只能待在医院里。”顾延舟一边说着一边就想到之前他知道祖宗有心脏病并且小时候一直呆在医院的时候心里有多恐惧,对祖宗有多气,他们两个还为此吵了一架。

        “我不都跟你解释过了吗?我早就好了,好几年没犯了,没必要说。”

        “好几年没犯了以前不是犯过吗?医生都说是奇迹,还有可能会犯,那你就得告诉我。”

        “你……”

        “咚咚。”敲门声打断了邵司的话。

       

         “顾神,邵爹。”陆以尧抱着冉霖来探班了。

        邵司看到变小的冉霖,惊了一下,“你也吃那个棒棒糖了?”

        “嗯。邵爹你没事吧?”冉霖不舒服的挪动了一下,陆以尧根本不会抱小孩,这勒的他是不舒服极了。

        陆以尧立马抱紧冉霖,还以为他是因为自己这个样子感到不好意思,觉得冉霖小宝贝超级可爱。

        冉霖完全不知道陆以尧完全误会了他的意思,只知道好不容易舒服了一点儿,又回到了解放前。

        “放我下来。”冉霖小宝贝用着小奶音说道。

        “哦,好,对了,顾神,我有点事儿跟你说。”

        “好好待着,不要乱跑,冉霖你帮我看着他。”

         说完,两位攻君就出门了。

         留下两个小baby四目相对。

        (我:对不起>人<我就站一秒。)

        “邵爹,你怎么样了?”冉霖担心的问道。

        “嗯,还好。”邵爹心力憔悴,心想不行,再这样下去我就会秃头的,绝对不行,睡觉睡觉。

        “我睡一会儿。”

        “好,不舒服跟我说。”

        “嗯。”

        下一秒。

        “💤💤💤”

        冉霖摇了摇头,邵爹还是你邵爹,不管是生着病的还是健康的,是躺着的还是躺着。

        


         “唔。”邵司悠悠转醒。

         “醒了。”

         “嗯。”

         “婶婶,一起来玩过家家吧!”顾笙出现在另一头的床头边。

        “嗯????”

        然后他就看到一个穿着公主裙的冉霖生无可恋地看着他。

        ……

       嗯????????


        

     

       

       


当大佬们被同一句话威胁后(一)

        日常表白,

        爱你们

        ฅ(⌯͒• ɪ •⌯͒)ฅmua~ン❣

        对了,希望亲爱的们可以帮我看一下,这是不是我写的最长的一篇。

        我懒得数(滑稽)


01    伪装学渣

     

         谢俞单身ing


        “我告诉你,谢俞是吧?放学别走!学校后面见,我不叫我兄弟打死你!”

        谢俞:……傻逼。

        放学后。

        “还来?”谢俞帅气的把手里的棍子扔掉。

        “不来了不来了,大锅我错了,我错了啊啊啊啊啊啊!!!!!!”

       

        我:大佬大佬,就算他涂黑色指甲油也还是大佬。


    

       谢俞谈恋爱ing

   

        “我告诉你,谢俞是吧?放学别走!学校后面见,我不叫我兄弟打死你!”

        “用不着放学,我现在就打到你撑不到放学!”贺朝夫斯基·护妻狂魔上线。

        谢俞:淡定的死亡单排中,看都不看现场一眼。

        打完后。

        “小朋友,回家了。”贺朝一把搂过小朋友。

        “太慢了。”谢俞表示自己玩游戏都玩了几局了。

        贺朝:“是是是,让我们家小朋友久等了。”心里默想:看来下次不能说太多垃圾话,免得太多人遭受死亡单排的悲惨命运。

      

        我:……谈恋爱的朝哥惹不起惹不起。


        贺朝单身ing

      

        “我告诉你,贺朝是吧?放学别走!学校后面见,我不叫我兄弟打死你!”

        “哦~你想打死我?好啊,我给你这个千年难得一遇的机会。”贺朝邪魅一笑。

        放学后。

        “嗯,身材不错嘛,再出去跑两圈。”

        “呜呜呜呜我错了,你打我吧,你打我吧,把我打晕吧,把我打死吧,求你了,我给您跪下了!!!!”

        “别这样吧,咋还跪下了呢,来,叫爸爸。”

 

        我:瑟瑟发抖,不要看我,我什么都没看到,还有……朝哥好帅!!!!!!!!

       


        贺朝谈恋爱ing

        “我告诉你,贺朝是吧?放学别走!学校后面见,我不叫我兄弟打死你!”

        回到班级。

        “小朋友,有人说要打死我,我好怕怕,你要保护我嘤嘤嘤。”

        谢俞:“……滚,傻逼。”

        放学后。

        “啧,是你们说的,打男朋友?”谢俞歪头冷冷的说道。

        “小朋友,就是他们,你要保护我。”贺朝蜷缩到谢俞后面。

        “要打就打,早点打完。”说完,谢俞就把贺朝推出去,自己在旁边继续死亡单排。

        贺朝:边打边嘤嘤嘤。

        一边“呜呜,老谢我打不过了,你帮我一把。”一边“你要死是吧?嗯?打扰我和小朋友甜蜜约会嗯?”

      

        我:……朝哥真的莫名卑微,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我忍不住想笑。


02    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


         邵司单身ing

            

       “我告诉你,邵司是吧?演完别走!影棚后面见,我不叫我兄弟打死你!”

        邵司:……困啊,好想回家睡觉啊。

        “喂,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演完别走啊!”

        邵司胡乱应了几下:“哦。”

        演完,影棚后面。

        “老大,人呢?这都多久了还没来,他是不是不来了?嗯?”

        “……”

        死心眼的等了一夜。


        我:我说你招谁不好非招邵爹,还这么死心眼的等一夜,我以后就叫你死心眼吧。


        邵司谈恋爱ing


        “我告诉你,邵司是吧?演完别走!影棚后面见,我不叫我兄弟打死你!”

        邵司:……困啊,我回家不打死顾延舟,昨天晚上瞎几把搞什么。

        演完,影棚后面。

        死心眼看着空无一人的影棚后面。

        ……

        “我咋觉得这场景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啊?!”

         顾延舟家。

        “顾延舟你别闹~我要睡……啊,嗯……”

        “乖,祖宗,腿张开,别闹。”


         我:捂脸,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还是个孩子,请不要在我面前搞颜色!!!

       

        顾延舟单身ing


        “我告诉你,顾延舟是吧?演完别走!影棚后面见,我不叫我兄弟打死你!”

        顾延舟:……笑眯眯“你说什么?”

        “我,我说……您慢走,慢走。”


        我:死心眼,你太怂了吧。

        死心眼: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一哆嗦,大佬,不敢惹。

       


        顾延舟谈恋爱ing


        “我告诉你,顾延舟是吧?演完别走!影棚后面见,我不叫我兄弟打死你!”

        顾延舟:……

        演完,影棚后面。

        “祖宗,我这有点事,你先吃,饭在电饭煲里,你直接吃就行,菜也不用热了,我帮你热过了,不准不准不吃饭就去睡觉知不知道?嗯,好,我爱你。”

       “老板,都处理好了。”

       “嗯,走吧。”


       我:……你这时候怎么不怂点了呢?

       死心眼:我,我……

       我:得,死心眼变成死心,眼了。


03   影帝

     

        江池单身ing/谈恋爱ing

     

        “我告诉你,江池是吧?演完别走!影棚后面见,我不叫我兄弟打死你!”

        江池:瞪大眼睛,瑟瑟发抖

        演完,影棚后面。

        “就是你们是吧,跟我去警局走一趟。”

        “还有你,江池是吧,做得很好,对于这种人,就要报警,用法律来惩罚他们。”

        “都是作为一个公民应该做的。”

       

        我:不愧是三好学生江池,٩(๑`^´๑)۶我不管(メ`ロ´)听我的,今天我就要把这面锦旗颁给你!!!!


         

         叶阑单身ing/谈恋爱ing

         emmmm,

         请参考顾延舟


       


      

       

       

       


       


     


      


       

       

     


       


       


当贺朝变成了小朋友,谢俞:来看一看喽,5毛钱一斤,贵的不要钱

       emmmm,我没什么好说的,就这样吧。

       爱你们呦,

       ฅ(⌯͒• ɪ •⌯͒)ฅmua~ン❣


        “啧啧,这地方不能待了,这一天天的,还让不让我们这些单身狗活了。”许晴晴装模作样的啧了两声,但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只是在装模作样。

        “晴哥,我早就跟你说过,你这样女汉子下去是不会有人要的,哈哈哈。等,等等,晴哥,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饶了我吧,哈哈哈哈哈。”刘存浩调侃道。

        “滚啊!别以为你有男朋友就了不起,你知道为什么不能秀恩爱吗?这就好比这恋爱是一盘易馊的食物,你说是把这食物光明真大的放在太阳底下保存时间长,还是低调的放在冰箱里的保存时间长?”许晴晴翻了一个白眼,故作高深的战术式后仰,摇头晃脑地说起了大道理。

        “是是是,您说的都对,不过你这说的你跟个大太阳似的,闪闪发光的不是电灯泡吗?真是,诶诶,好女不跟坏男斗啊!”刘存浩条件反射地怼了一下,然后又条件反射地跳了起来,躲得远远的。

        “好了好了,别闹了,来来来,你们说俞哥这算不算喜得一子啊!要不要送点礼物啥的?”万达出来打圆场,一把就把自己的男朋友扒拉过来。

        “嗯?”谢俞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他看着自己怀里死死盯着自己手指想吃却因为偶像包袱不能吃的贺朝小朋友,缓缓地绽放出笑容。

        而在一边偷偷用余光看着俞哥的同学们也绽放出了笑容,多年好友,如果这都不知道俞哥是什么意思的话,他们这些好盆友当场和俞哥打游戏!!!!

       “走走走。”

       许晴晴打了一个手势,一群人就带着脸上温柔的笑容,一窝蜂的涌出去了。

      


        终于,朝哥从能不能吃手指的欲望中挣扎出来,一抬头,就只看到自家小朋友。

        “小朋友,他们人呢?”朝哥说道,然后,“诶,我不会口胡了诶。” 

        “才发现呢?”谢俞淡定的说了一句,顺手解决了游戏里的几个小垃圾。

        “哦对了,他们人呢?”

        “给你买礼物去了。”

        “用不着这么客气,果然,虽然过去多年,但是你朝哥的魅力还是不减啊!你说是不是,小朋友?”

        “美丽不减还差不多。”

     


        说巧不巧,刚刚说完,他们一群人就回来了。

        “朝哥,你看,这是我给你买的,小奶嘴,在店里我已经消过毒洗过了,特别干净,您试试?”万达毕恭毕敬地把手里的小奶嘴递到贺朝嘴里。

        贺朝:……犹豫了一下,他就吧唧一口。

        “啊啊啊啊啊啊好可爱!!!!”许晴晴大叫了一声,捧着脸,一脸花痴,兴奋的把手里的小裙子……递给了俞哥,毕恭毕敬。

        俞哥看了看怀里吃着奶嘴吃的特别开心毫无大佬形象的贺朝。

        “算了,这里就不换了,给他留点面子。”谢俞把小裙子叠好放到袋子里,嫌弃的捏了一下贺朝的脸。

        同学们相互看一眼,眼睛里满满的调侃意味。

        贺朝完全没听到看到他们在干什么,只知道嘴里的小奶嘴好好吃。

        忘乎所以。

      


       ……

       “拜拜ノBye~”

       “拜拜。”

        告别了同学,谢俞看着怀里戴着兔耳朵脸被捏得通红却还在吃着奶嘴的贺婴,面无表情地把贺婴放到车座上。

        “诶,走了?”

        “嗯。”

        “晚上你抱着我睡好不好?我还要亲着你睡。”

        ……啧

        这日子过得,

        不想过了。

        “不行。”

        “那现在亲你一口,爱你^3^”贺朝用满嘴都是口水的小嘟嘴就想吧唧一口自家小朋友。

        “滚!!!!”

  

      

      

   

 

      


小燃面:……冉霖?!?!

        我,本来想鸽了的,但是我良心发现(虽然我并没有那种东西)

        啊,还是小短篇,凑合着看吧。

        溜走

        爱你们呦  

        ♥ ╭(╯ε╰)╮♥


       【诶,你们听说了吗?隔壁邵司,变小了!!据说邵司小时候有心脏病,连着一起犯了。】

       【是,我也知道了,虽然不合时宜,但是,我真的想说一句:小时候的邵爹好可爱!!!!】

       【啊啊啊啊啊啊偷偷playplay】

       【不过怎么回事啊?邵爹不会被抓走研究吧。】

       【我听说这种事好多了,清华大学两学生不也是变小过吗?就是贺朝和谢俞,一对的。】

       【我朝哥和俞哥?!】

       【别说了,冉霖小宝贝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冉霖小宝贝,妈妈爱你^3^】

       【楼上滚蛋,冉霖小宝贝是我的!我的!】

       【我已经跟冉霖小宝贝结婚了!其他人都是我小号!!!!】


         “大家好,我是冉霖。”

         冉霖出现在镜头内。

         “欢迎大家来到我的直播间,从今天开始,以后一周会播两个小时,时间不定,欢迎来玩。”

      【哈哈哈,标准的老干部式回答,笑死我了,冉霖小宝贝好可爱!!!!妈妈爱你!!!!我永远是你的最甜最爱你的小燃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谢谢喜欢,对了你们刚刚说的什么变小啊,邵爹怎么就变小了呢?”冉霖刚刚也看到了那个直播,心也一直悬着。

      【就是就是,听说是吃了什么东西就变小了】

       “听说心脏病都犯了,我都不知道邵爹有心脏病,顾前辈好像也不知道,唉:-(,希望可以平安。”

       “哦,对了,我跟你们说这个棒棒糖特别好吃,超级无敌好吃,你们也可以尝一下。”说着,冉霖就拆开那个棒棒糖粉粉嫩嫩的包装,往自己嘴里塞。

       【等,等等,宝贝,我刚刚看到包装上的生产日期,这个是过期的啊小宝贝!!!!不能吃啊啊啊啊啊!!!!】

        “嗯?过期了?怎……”冉霖话说到一半,想要去拿桌上没丢掉的包装,但是他就感觉桌子越来越高,然后……他够不上了。

        “……what?”我,我也变小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宝贝真的变成小baby啊啊啊啊啊啊】

       【@陆以尧,你媳妇儿出事了!!!!】

       冉霖一脸懵逼,然后努力地扒拉着桌沿想要往上爬。

      【啊啊啊啊啊啊小宝贝的小胖手我可以!!!!小脸蛋我也可以!!!】

      【好可爱!!!!!卡哇伊啊!!!】

       “唔啊!”

      【小奶音我也可以!!!!!】

     

       “唔。”冉霖累的放弃了。

       “呼~陆!以!尧!”

     


       【冉霖:老公!!!!】

       【出事叫老公什么的,太可爱了!!!!】

       【等一下,我知道了,他们变小肯定都是因为吃了这个牌子的棒棒糖!!!!】

       【我要去买棒棒糖了,好好玩。】

       【我也要去!!!】


         “陆,以,尧!!!!”

         完蛋了!!!!!

         我变小了!!!!


         未完待续……


粉丝:啊啊啊啊啊啊邵爹当众变小啦!!!!!!

         邵爹参加新戏的开机发布会的那个时候。

         直播间。

       【啊啊啊啊啊啊吹爆我邵爹啊啊啊啊啊啊!】

       【新戏我吹爆!!!!!邵爹我吹爆!!!】

       【邵爹快快出来!!!我爱你!!!!!】

         现场。

        “观众们,我知道你们已经等不及了!!!!好的,让我们有请《作者不想取名字》的主演们!先上场的,是我们的主角:邵爹!!!”

        “啊啊啊啊啊啊邵爹我爱你!!!!!!”

        “邵爹我的!!!!顾延舟拔刀吧!!”

        “嗯?你说邵爹是谁的?”

        “……啊啊啊啊啊啊顾影帝!!!!”

        “哦对了,现场的粉丝们我提醒一下啊,邵爹的老公顾影帝在现场哦,所以说话啊,要注意一点,小心就被小心眼的顾影帝给记上了,你说是不是啊,邵爹。”美女主持人调侃道。

        “是,他记仇的很,所以你们小心点儿。”

        “老婆,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呢?”

        “滚!谁你老婆??!!”邵司不顾形象地翻了一个白眼。

        “是,你是我祖宗啊。”

        “OMG,大家来评评理,这一对狗男男秀恩爱了!!!!!!还让我们这些单身狗情何以堪啊!!”

        “就是就是。”      

        “就是,邵爹你……啊!!!!!!”

        “邵爹!!!”

        邵司就感觉一阵晕眩,就看着周围的人变得越来越大,然后,就感觉一阵风吹过,就看到大家惊恐的脸,和一把冲上来的顾延舟。

        “邵爹,你怎么变小了?!”主持人震惊地看着地上的小邵爹,手足无措,不知道这个要应对。

        一眨眼自己就被抱起来了,他看见顾延舟把自己包起来,看见大家冲上来,一脸懵逼。

        “爹,爹,你咋变小了啊?”李光宗也冲上台来,一脸无措,完全想不到自己爹有一天会成为自己儿子的。

        邵司也是一脸茫然无措的。

        我,我变小了?!

        我,我干什么了我就变小了??不就吃了一根过期的棒棒糖了吗?!咋滴,棒棒糖都不让吃了。

        “祖,祖宗,怎么样?有没有哪不舒服啊?”顾延舟紧张地都忘了这是什么地方,就只顾着看着祖宗了。

        邵司皱眉,“刚刚还不会干嘛的?怎么被你一说心有点疼了呢?”

        “心疼?!李光宗,120!!!打120!!!!”

        “用,用……啊……痛!”邵司一瞬间就感觉心疼的想死,呼吸不了。

        “祖宗!祖宗!邵司!!!”

        声音越来越小。

        我,好痛啊……

        身体变小了……

        心脏……病不会也随着……

        “疼,顾延舟,我好疼……”

        “祖宗不怕啊,救护车来了啊,没事啊,医护车来了啊……”

        “乖啊,撑一会儿啊,祖宗。”

       

       

      

       

 

当贺朝变成了小朋友,真·小朋友对着石化的同学们:这是贺朝,不用怀疑(三)

        我爱死这个系列了。

        真的希望有人可以评论一次啊,我好卑微,实在不知道说什么,评论个1也可以啊。

        求!

        

        贺朝生无可恋地坐在椅子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活了,尿床被男朋友发现先不说,还被男朋友逼着穿了纸尿裤,没法儿见人了。

        “还生着气呢?”谢俞小朋友看着男朋友生无可恋的眼神,忍不住笑了。

        贺朝幽怨地看了一眼偷笑的小朋友,缓慢的抬起自己的小胖手,指着自己身上的纸尿裤。

        此刻有声胜无声。

        谢俞笑喷了一下,什么也没有说,连他们今天下午要去参加高中同学聚会都没说。

        不得不说,谢俞小朋友被贺朝夫斯基带坏了一点。

       

        下午。

         “来,换衣服了。”

        贺朝停下了手里的小车,警惕地扭头。

        “换衣服干嘛?”

        谢俞看着贺朝生气撒泼打滚非得叫自己买的儿童玩具小车,又忍不住笑了。

        “你,你笑什么?”

        “没笑什么,别动,换衣服。”谢俞看着身体变小心理也变小连智商都变没的贺朝小朋友。

        贺朝换完衣服,继续高兴的玩着自己手里的小汽车。

        “去同学会。”谢俞抱起贺朝,蛋定地说了一句。

        “什么?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我不能去!丢死人了!他们会笑话我的!我的人生就完了!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小,小朋友!!!”贺朝夫斯基一听,这可不得了了,我的形象得毁,绝对不可以!!!!!

        “不去也得去!”

        “不行!!!!”

        “去了给你买乐高。”

        “……去就去。”我贺朝夫斯基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流汗不流血,去就去。

        “朝哥???!!!”同学们看着小朋友怀里的小朋友,n脸懵逼。

        “是你们朝哥!”贺朝中气一喊。

        “不是,朝哥你咋变小了?中病毒了?”万达像是傻了一样捂着自己的胸口,往旁边的刘存浩一靠,夸张地大喊大叫。

        “就,就是,怎么变小了?”刘存浩一把搂住万达,附和道。

        “等一下,我还没说你们两个呢?你们两个在一起了?”贺朝夫斯基啧啧两声,表示这两人没脸看。

        “在一起了啊。”万达妩媚地摸了一下刘存浩的脸,承认道。

        “别发骚。”刘存浩默默万达的头。

        ……

      

       

       

      

        

当贺朝变成了小朋友,谢俞:不准爬来爬去!(二)

       对不起>人<我昨天鸽了

       咕咕咕咕。

        抱歉,求轻点打。

       😭😭😭😭😭😭

        姐妹们!我作业还没写完。

        太难过了。

        开学后我可能只能一周更一篇……到两篇吧,是绝对不可能像现在这么高产似那啥的。

        好好珍惜。

        (   :∇:)我太难了

        还有,想看俞哥变成小朋友的请去合集里找。



        半夜。

        正在睡梦中的贺朝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什么,悠悠转醒,脑子显然还不大清醒,但就是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

        我刚刚好像做了个梦?梦见什么来着?好像梦到我去上厕所了?贺朝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几秒后。

        嗯?上了个厕所?!

        贺朝一下子清醒过来,感觉到裤子湿湿的。

        ……

        靠!!!!!!!!!!

        我尿床了?!!!!!

        不是,我以为只是身子变小了而已,怎么连习惯都会变小啊??!!

        贺朝惊的说不出来话,只知道要是被小朋友发现了他就不活了!

        他一卡一卡的扭头,就发现小朋友正背对着他睡得正香。

        呼,还好还好。

        贺朝松了一口气,但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

        得先把床上的污渍给去掉,但是以他现在的样子,这件事情简直就是难上加难,要在不惊醒小朋友的情况下把这块布洗了,苍了天哪,干脆杀了我吧!

        不行,不能就此放弃,既然这个办法行不通,就换一个办法。

        比如说,把整块布给剪掉,再塞上新的棉花,那不就跟以前一样了吗?

        于是贺·尿床·夫斯基·朝,一边自恋的夸着自己是多么的聪明,一边爬下床,在光滑的地板上爬来爬去,找一把可以拯救他生命的剪刀。

        终于,他找到了这把剪刀,又哼次哼次的爬回去,开始实行自己天大的计划。

        他拿着剪刀,本想剪一个正正经经的正方形的,但奈何肢体协调度不够,剪了一个大大的有棱角的圆形。

        他先把床单给剪掉了,再把被套下层剪掉,然后,他把床垫给剪掉了。

        这剪的,那叫一个英姿飒爽风流倜傥,就跟我的字一样。贺朝夫斯基想到了他的作文过往,不禁潸然泪下。

        原来这就是青春啊。

        回想了一下青春,感叹一下人生,贺朝就收回了那不知已飘向何方的思想,把自家的多余的枕头给剪了,把里面的棉花往床上的空洞里塞,再把自己的衣服给剪了,铺上。

        简直完美!

        接下来就是把自己这一身给收拾一下了。


        第二天早上。

        谢俞悠悠转醒,就看到贺朝的头顶。

        嗯?

        视线再往下,就看到光溜溜的贺朝小朋友。

        没有穿衣服,连短裤都没有的朝哥(重点强调)

        谢俞皱眉。我明明把衣服给他穿上的啊。

        真是奇怪。

        而这时,滑溜溜的朝哥也醒了,一睁眼就看到小朋友的胸膛。

        他抬头,与小朋友一个对视。

        “啊啊啊啊啊啊没香到骚朋友你竟然四个衣冠禽受!你竟然扒我里服,还荣我入怀!”

        “贺朝,你一大早上能不发骚吗?给老子起来。”谢俞冷冷地说道。

         “ 其实你可以姿接跟我锁的用不着啧么小心翼翼,啧又不是丢冷的四儿,咱们绕夫绕妻多扫年了,你还害森么臊啊? ”

        “贺朝!起来。”

        “你四不四不信?你看!”贺朝生气的指着地上的一坨衣屑,“那就四证据!你把我的小里服撕的辣么然,你要赔!”

        谢俞盯着那堆东西,深吸了一口气,一脚就把贺朝给踢下了被子。

        “绕谢你还家暴!”贺朝疼的揉揉小屁股。

        谢俞坐起来,手撑着床,一瞬间就感觉到不对劲。

        贺朝一看,事情不妙,就赶紧一顺溜地爬走了。

        老谢皱着眉,一把把被子给掀开。

        ……


        “贺!朝!你是不是尿床了!!!!!”


        “老谢,你四冷真的吗?!骚级冷真的那种?”贺朝惊恐的被小朋友帮在椅子上,非常惊恐地看着小朋友手里的……

        纸尿裤

         ……

         “不四,小朋友!冷静!冷静啊!里啧样酿我以后怎么渐冷啊?!”

        “等,等一下!!!!!!!”